手机版 | 登錄 | 註冊 | 投稿 | 留言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情感記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情感記 > 文章

-看-瞭-一-部-小-說-,-轉-載-一-下-,-很-亂-(-轉-載-)-

时间:2022-04-0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0    作者: 康 晨 實 業 - 小 + 大

一:
  天,陰雨綿綿,有點悶,很是奇怪,都是雨天瞭,為什麼還是那樣的悶。
  也許是心情的原因吧。
  從湖城到瞭三亞,趕上瞭雨天,黃帆覺得很好,一個四十歲的男人流淚,有點難堪,下雨很好,至少還可以隱蔽自己的尷尬。
  黃帆沒有打開雨傘,任由細雨澆落在身上。好在三亞是南方,要是東北,不感冒才怪。
  一摩的停在身後,喊瞭一句:老板坐車啵?
  黃帆回來回頭:不用瞭,謝謝!
  摩的呼啦一下開走瞭,濺瞭黃帆一身水。黃帆用手擦瞭擦,繼續背著包向前走。
  走?往哪裡走啊?
  黃帆從口袋瞭摸出已經被雨水打濕瞭的香煙,背著雨費力的點上火。
  抬手看瞭一下表,三點瞭,我出機場已經快兩個小時瞭。走瞭兩個小時?
  黃帆環顧瞭一下四周,笑瞭笑,我都快走到傢瞭。
  用力的抽瞭一口已經被雨水打濕的煙。坐在路邊的石頭凳子上,抬頭望一下房子,自己回湖城前晾的衣服還在陽臺上。那條灰色的褲子在筆直的垂立在眼前。就像被冰凍凍住瞭一樣。
  伸手有 從口袋裡掏出瞭煙盒,看瞭一眼,抽不瞭瞭。已經被水泡斷瞭。隨手扔在旁邊的垃圾箱。捋瞭一下額頭上的頭發,雙手撐在身後,背包一下從石凳子上掉瞭下去,也沒有去撿起。瞇著眼睛,看著天空 。
  雨已經小瞭很多。6月的三亞,雖然下著雨,依舊是很熱。
  我不敢相信,真的不敢相信。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  黃帆心裡在痛苦的念叨著。
  萍結婚瞭。準確的說,是復婚瞭。
  婚禮不是很熱鬧,在萍自己的飯店,十個包廂,大廳10桌,婚禮有一百多人在吃席吧,很熱鬧,在這樣一個小小的鎮上,六月的婚禮,誰看的日子?鎮上沒有什麼年輕人在傢,都出去打工瞭。
  黃帆坐在婚禮宴席的最外面一桌,已經靠著門口瞭。同桌的都是老太太,滄桑的臉上全是深深的皺紋,有個老太太的眼睛應該是白內障吧,看不到黑色的眼眸。
  菜是真的很好,小小的鎮上,居然還有生蠔和鮑魚,看瞭幾位老太太夾著鮑魚鮑魚說,著個螺絲肉好吃。
  新郎和新娘挨桌在敬酒,年輕人很少,也沒有什麼起哄的,很快就到瞭最門口的一桌,萍穿著白色的婚紗,沒有化妝,素面,依然能看到一絲絲的平靜,隻是微笑的說瞭一句:謝謝大傢來參加。
  黃帆端起瞭酒杯,微微的抬起頭,萍看到瞭黃帆,肩膀輕輕地抖瞭一下,黃帆笑著下瞭桌子,走到萍和她先生檀史的前面,伸手碰瞭一下兩人的酒杯,說新婚快樂!
  仰頭,一飲而盡。
  萍避開瞭黃帆的眼睛,輕輕地說瞭句謝謝,拉著檀史往包廂走瞭。
  黃帆回到桌上,點瞭一根煙,環視著那些老太太們。大傢津津有味的吃著,喝著。旁邊一桌有兩個大爺在拼酒,地上已經有瞭四五個空的酒瓶瞭。
  黃帆走瞭出來,在門口靠在婚車上抽著煙。
  一個胖胖的女人走瞭過來,低聲的說,你跑來做什麼,你過來。
  黃帆看到是萍的閨蜜小玉,小玉指著旁邊的小賣部說,過來,我請你喝紅牛。
  黃帆笑瞭笑,跟著小玉進瞭小賣部。
  你來做什麼?
  小玉指著黃帆,語氣很急。
  我來參加萍的婚禮。怎麼?我不能來嗎?
  黃帆盯著自己的手機說著。
  你來好嗎?你不是讓萍難過嗎?你永遠不回來就好,讓萍永遠看不到你,想不起你,不好嗎?
  小玉快速的說著 。
  小賣部裡面走出一中年男人說:買啥?
  小玉扭頭說拿一瓶紅牛。
  說著付瞭錢,把紅牛遞給瞭黃帆。
  黃帆接過紅牛,打開,一口氣喝完,伸手丟到門口的水泥地上,當當當的幾聲向後,滾到瞭公裡上,一輛拖拉機正好把瓶子壓扁瞭。
  我回來這次,就不會再回來瞭。轉告一下萍,我祝她快樂,以後都快樂。就像以前一樣,不會再回來瞭。
  聽到小玉哎瞭一聲。
  黃帆說,我今天就回三亞瞭,你過去幫忙吧,這裡有個紅包,幫我轉交給萍。
  一萬啊,你包那麼多?
  你給她吧,我走瞭。
  把信封遞到小玉手上,拿起放在櫃臺上的背包,黃帆走出瞭小賣部。
  鎮上要走很遠才能坐上車,很不方便,黃帆背著包,頂著烈日,往車站走去。
  去年中秋節,回來看萍,也是這條路,萍開車送我去湖城,我還說這條路真美。
  黃帆心裡想著,回頭看瞭一眼,後面不會再有萍開車過來送我瞭。
  腳步好重。也不知道走瞭多久,黃帆再也沒有回頭,到瞭車站,正好一大巴售票員在攬客。
  黃帆找瞭最後排靠窗的位置坐瞭下來,這個季節,車上沒有幾個人。司機也不著急走,還想著再等等,看看能不能再等上幾個客人。
  一分鐘,兩分鐘,五分鐘,十分鐘瞭。
  車上有人著急瞭,大喊著走不走,不走我下車瞭。
  司機扭回頭說馬上馬上馬上。幾分鐘就走。
  黃帆也沒有著急,腦子裡現在是空白的,推開車窗,點瞭一支煙,這裡的大巴車上沒有空調, 隨便抽。司機也不會說你,車上的乘客也不會反對。
  黃帆把頭伸向窗外,看著那條通往萍飯店的路,雖然知道萍不會出現瞭,但是還是看瞭看。
  煙抽完瞭,丟瞭煙頭,車也開動瞭。
  黃帆準備把窗戶關上一點,拉窗戶的時候,看到路口轉出一臺灰色的小車。
  灰色?黃帆一激靈,灰色?
  大巴車已經開出很遠瞭,依稀的隻看見一個潔白的身影在灰色的車旁邊,越來越小,越來越遠,直到消失。
  黃帆知道,那是萍。
  黃帆想下車,想回去,想拉著萍的手,想帶著萍走。
  手機響瞭,屏幕上是萍的號碼。黃帆關瞭聲音,看著手機。手指已經劃到接聽的那邊瞭。最後還是沒有劃到頭。停止在手機滑道上。
  我不能下車,我不能回去,黃帆內心在掙紮。
  我要下車,我要回去,我要帶她走。黃帆內心依然在掙紮。
  下瞭,也許萍還是不會跟我走,隻是會讓她更加為難。算瞭,回去吧。
  黃老師回來瞭啊?
  一個聲音驚醒瞭黃帆的思緒。對熟人點點頭,打瞭個招呼回到,是的,回來瞭。

上一篇:-寫-給-母-親-的-詩-

下一篇:-離-異-後-的-愛-情-依-舊-不-堪-,-裝-B-依-舊-心-痛-

推荐阅读
 |   |  11191台北市信義區龍江路30號  |  TEL02-209989091 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