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錄 | 註冊 | 投稿 | 留言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情感記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情感記 > 文章

-韶-華-十-年-似-水-----教-學-1-.-----社-會-一-角-茫-茫-然-,-備-課-像-寫-長-篇-小-說-

时间:2021-10-18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0    作者: 我 是 林 中 小 溪 - 小 + 大



  
  【韶華十年似水】
  教學1. 社會一角茫茫然,備課像寫長篇

  前言:1984—1994,大學畢業後,邁開瞭步履社會的十年。步之初,是韶華歲月,美好的時光年華,似水溢進茫茫滄海桑田……至今回首十年韶華往事記錄,感觸仿佛如明時李唐賓語:三分流水二分塵……

  話說上世紀80年代大學畢業後,我被分配到改革開放的前沿、個體戶的發祥地廣州高第街內一所末流學校,教初二最差的兩個班,之後教過高中,當過班主任……


  教學1.社會一角茫茫然,備課像寫長篇

  1984年8月27日(星期一)今天全校老師開始上班瞭,先是集中在禮堂開大會。由此我發現,別看這些教師在學生面前如何嚴肅,為人師表,可是一到瞭教師自身集會,校長在臺上講話,教師在臺下講話,禮堂內嘈雜聲一片,有的老師在織毛衣,有的老師帶著自己的孩子來開會,孩子在會場內鉆來鉆去,一會蹦到那個老師面前,一會又有另一個老師過來捏捏她的小臉蛋……亂糟糟的,陌生又熟悉,教師身上那些不良傾向比我想象的要多得多。我還以為有文化的人會文明一些,其實並不盡然。我不禁皺起瞭眉頭……這裡是社會的一角,社會比學校復雜得多,人也虛偽得多,我有點茫茫然不知所措。

  我領到瞭新課本、教參、備課本及圓珠筆,這全是另一位也教初二的老師一手包辦的,每拿到一樣東西,我都對他說聲謝謝。

  我教初二3、4兩個班的語文。據初二3班的班主任何老師介紹說,這個班的語文成績是全年級最差的,學生對學語文沒有興趣,成績總是提不高;而且學生很調皮,欺善怕惡。何老師說:“那就要看你如何調動學生的積極性,講課要生動,能吸引學生。”因此我感到責任重大。把全年級語文成績最差的一個班交給我這個新來的老師教,明擺著就是考驗我,如果我教好瞭,功勞是班主任和我的,教不好呢,校方就不知道要如何處置我瞭。當初我曾想,如果學生沒心機學習,正好本人也沒心機教,我可以馬馬虎虎上完課,自己搞自己的“小自留地”,以求提高自己。現在看來不行瞭,應切記,自己的責任重大,不容得有半點私心,即使自己的私心對自己有點益處,也得一切從教學出發,如果要搞自留地,也必須擠時間,不能占用上班的時間,免得給別人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  要教好這兩個班,難上難!我該怎樣提高他們學習語文的興趣?這個問題得深思,提出幾條切實可行的、具體的措施。

  很幸運,我們的語文科組長是講普通話的,對於在地質隊和機關大院長大的我來說,無疑是個福音,因為我的粵語講得不太好,這樣,向他請教問題時就可以用普通話瞭,而不必擔心自己講廣州話時的不順當瞭。

  校園裡每個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盯著我們,因為我們是剛走出校門的新老師,免不瞭還有點學生氣(我讀大學時人們以為我是高中生,我當老師時,人們以為我是大學生)。他們的目光有驚嘆,有不信任。有人會說上幾句:“哎呀,這就是新老師哦。”言下之意大概是年齡——太年輕瞭,不像老師的樣子。從這些目光中,我同樣感到自己責任重大。我得讓“舊”老師說上一句:“新來的老師真不簡單!”

  1984年8月28日(星期二)
  我莫名其妙地開始備課,寫教案瞭——不知道學生的程度,隻憑自己的主觀臆測,也不知道科組是否會安排每篇課文講幾個課時。我也明白自己到時上課時,是講到哪算哪,聽到鈴聲就收場,還是在規定的時間講完規定的內容?一切情況我都不瞭解,所以我說自己是莫名其妙地備課!

  我現在對講課非常反感,簡直提不起精神來備課。一想到過兩天正式上班時的苦衷,想到中午回不瞭傢,在飯堂吃那些無油無味沒煮熟的菜,想到自己要每日每夜地備課,就感到無窮的厭惡及反感。我懷疑我這個稚嫩的、瘦小的雙肩能否挑起這沉重的擔子?!

  第二天回校,學校補發瞭我7月上半月和8月份的固定獎,共7.5元,這錢來得太及時瞭。我和施穗紅往傢裡走走時,都在算著我們一個月能拿多少工資,算來算去,滿打滿算,每月隻能拿到70元,我們悲嘆,大學畢業生的工資不如一個工人!

  我發現,到瞭新單位,人生地不熟,什麼也不懂,幹事好像傻傻的,什麼都要問,什麼都要別人告訴你,碰到熱心腸倒好辦,遇見“冰棒”則頭疼,但願這個世界多一些熱心腸。我們總務處的陳主任雖然穿著土氣,但對人非常熱情,你問他什麼,他都很熱心地解答,如果他不知道的事,他就會帶著我們去問有關的領導。總之,這個新單位給我的印象並不好,但陳主任倒是個非常好的人。

  1984年8月30日(星期四)
  今天很早就回到科組,因為科長沒給我鑰匙,隻好幹等。等瞭十多分鐘,還是沒人開門,隻好從4樓下到操場。

  終於等到辦公室的門開瞭,又見到瞭幾位老師,其中一位老年女教師竟然抽煙,樣子很兇,對我的態度是冷冰冰的,跟這樣的老師在一個科組,我感到很難相處。

  科組長對我還算熱情,拿瞭一本《實用文言文語法表解》給我,打聽我是在哪裡畢業的,是否認識某某某,又說我讀瞭四年大學出來還像個小孩,很“後生”。

  原來初二3班的語文老師給我介紹瞭3班的情況,說語文課代成績不好,工作又不主動,建議我重新換一個科代。我一再向他打聽3班的情況,他說:“隻要你鎮得住,學生就不會吵,不過,那些學生都不聽課的,在下面搞小動作。”班主任都說學生不聽課的,我覺得很難辦!

  上午是備課時間,極少老師回來,有些老師回來露一下臉就溜之大吉,我不敢,一直等到辦公室隻有一位老師的時候,我才同他打瞭個招呼先走瞭。回到辦公室的老師照樣在聊天,我插不上一句話,也覺得和他們沒什麼好講的,我隻是默默地備我的課,根本沒有人來指導我,自己幹自己的。

  我依稀看到瞭“文人相輕”的局面。全校的老師中,數我的年齡最小,雖已大學畢業,照樣會被讓別人輕視。我管不瞭那麼多,隻是想,但願我的一舉一動不要被別人看成是我輕視他(她),我可不敢輕視這些經驗豐富的人們!

  吃到瞭一個老師的喜糖,我根本不知道這位老師是誰。

  時間表也發瞭,我每周要上12節課,每天2節,這足以使我的嗓子冒煙。教師這碗飯真不好吃,吃在嘴裡,苦在心頭。

  1984年8月31日(星期五)
  語文科組長偶爾看瞭一眼我的備課本,密密麻麻的,他說:“你寫得太詳細瞭,像寫長篇似的。”於是他多給瞭我一本備課本,還用誇張的口吻把“像寫長篇”這句話說瞭好幾遍,副科組長田老師笑瞭,我也笑瞭。

  後來,一位老師闖進辦公室,在辦公室大發牢騷:“我每周上12節課,簡直是在白幹,別人可以到外頭講課撈外快,我不行。20多年瞭,連房子也解決不瞭,看著自己從年輕小夥子到老年。我如果外語好,我都飛喔,天高任鳥飛。”看來,他對學校很不滿。確實,教師的苦衷隻有教師自己才知道,別人隻能同情,而不能解決任何問題。教師的種種困難已到瞭非解決不可的時候,可卻遲遲得不到解決,無怪乎別人有怨氣,要發牢騷瞭。

  今天才知道,語文科組有4個年輕老師(連我在內),有位年輕的女教師頂多比我大三歲,今天第一次見到,還未說過一句話。

  聽穗紅說,她的科組長已經告訴她應該怎樣備課,上課時應該註意些什麼,她很幸運。我的科組長沒這樣做,另外一個教初二的老師隻是在27日見過,想和他商量一下怎樣教,看看他的教學計劃,可就是不知道他在哪裡辦公,他也沒找我通氣。看來,一切都得自己來幹,幸好我已養成瞭獨立生活的能力,什麼事都可以自己幹,我相信自己在工作中也不會落後到哪裡去,我得探索自己工作的奧秘,到時候,我也會有經驗的。

  1984年9月1日(星期六)
  上午我有2節語文課,因為3班比4班多瞭兩節課,為瞭避免課時不統一,我決定這兩節課不講新課,而是測驗。

  預備鈴響瞭之後,我站在3班課室門口。
  3班的班主任問我:“要不要我進去向同學們介紹一下你?”
  我說:“不用,我自己來。”

  上課的鈴聲響瞭,我堅定地走上講臺,把課本和備課本往桌面一放,把擺在講臺正中的評分表移到右上角。這才抬起頭來,發現所有的學生都在看著我。
  我說:“上課!”馬上就有同學說:“起立!”
  我環視瞭全班,然後說:“同學們好!”
  “老——師——好!”拖長調的童聲。

  我開始自我介紹瞭:“從今天開始。這個學期的語文課由我來上,我姓張,我的辦公室在4樓,今後大傢有什麼問題,可以到辦公室來找我。”

  課室裡很安靜。我接著說:“今天我們不講新課,主要講講語文課的要求,請大傢準備兩本作業本,一本測驗本,一本預習本,還有一本筆記本,大傢有做筆記的習慣吧(有——拖長調)?我上新課之前,會佈置預習題,你們把預習題做在預習本上,第二天早讀時我來檢查,另外,我上課會經常提問,還記分,作為學期末的參考分。”我聽到瞭叫苦聲。

  講完以上的話,我請大傢拿出作業本或一張紙來做練習,鞏固初一時所學的知識。
  我開始抄題瞭,當我在黑板上寫完第一行粉筆字時,講臺下傳來很大的聲音:“嘖嘖嘖,那些字是怎麼寫出來的呀?嘖嘖!”我沒有理會,但心裡有點樂瞭,因為我的板書很整潔,自我感覺良好,他們也不想想,在大學,我可是參加過板書比賽的。

  我一邊抄題,他們一邊做題,課室裡很吵的,學生們交頭接耳,盡管我一再重申不準講話,必須自己做,仍然無濟於事。有幾個同學在商量著怎麼做,我一走到他們旁邊,他們就不出聲瞭,可是我站在這邊,那邊的學生在講話,我無法維持課堂秩序,這幫傢夥真調皮。我的表情很嚴肅,站在那裡,盯著那兩個想商量的學生,他們不敢說話瞭,看他們被我的目光和表情震懾得一聲不出,我心裡直想笑,我嘴角上的笑容露出來瞭,我隻好借故看黑板,背向學生,以此掩飾我的笑(連笑都要掩飾)!

  我把全班的測驗本帶回傢裡來改,一個班整整56人,我改瞭整整一個下午,腦袋都脹瞭,改作業的滋味真不好受,到時改兩個班的作文則更慘。

  下午,玉瓊來瞭,她當瞭班主任,幹一些瑣碎的事,我們談瞭很多,但我的話還沒有講完,她就要回去瞭。真想和她多聊幾句。因為我發現自己和語文科組的老師不太合得來,我們科組有好幾個年輕老師,還有些老師口花花,什麼話都亂講。我已在辦公室呆瞭幾天瞭,還沒主動和他們說過一句話。我覺得在這些人面前還是少說為妙,別看有些人表面說你的好話,往往這些人是在背後說瞭你最多壞話的人。我該時時提防這樣的人。我剛來沒幾天,還沒聽到有人說我的壞話,但以後會有的。我悲嘆,在工作崗位上,已沒有任何純潔、真摯的友誼,因此我更加珍惜小學中學大學時代的友誼。

  我對玉瓊說,我一點也不想講課,每次上課鈴聲一響,有我的課時,我那種厭煩情緒就上來瞭,我一點也不想踏進教室,一點也不想講課。她也有同感。我說我備完課,沒過多久就忘記瞭,她也是這樣的。我在擔心自己能否改行。我現在非常想從十中走出去,再也不在這裡上班瞭!可是兩個班的語文課交給我,我一點時間也沒有,根本沒辦法看自己的書,做自己的事,也沒法考研究生,連一點發展前途都沒有,失望得很。

  迄今為止,我知道我們這些分到中學去的同學,有很多都當瞭班主任,她們是玉瓊、羅敏、魯敏、曉湘、潔明,有些同學還要擔兩個班的課,做一個班的班主任,由此看來,我不用當班主任,已經算幸運的瞭,但我明白,逃過瞭初一逃不過十五,我總是要當班主任的。

  (4114 題圖來自網絡,致謝)


上一篇:-天-使-樹-—-—-我-和-三-個-女-孩-的-情-感-糾-葛-

下一篇:-你-是-否-也-是-一-個-內-心-孤-獨-的-人-

推荐阅读
 |   |  11191台北市信義區龍江路30號  |  TEL02-209989091 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