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錄 | 註冊 | 投稿 | 留言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情感記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情感記 > 文章

-大-學-,-我-隻-睡-你-一-夜-

时间:2020-03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0    作者: 車 慶 陽 - 小 + 大

寫在前面

  若幹年前我剛離開大學還混跡於深圳和香港的時候,寫過一點東西,叫 《大學,我隻睡你一夜》,講述瞭我大學期間的一些經歷。

  本來是窮極無聊的自說自話,發給一個老友看,他順手掛在瞭天涯社區的“情感天地”。過些時日他告訴我,說你的那個東西評論不少哦,還上瞭天涯封推,建議你寫下去。

  我好奇的過去看瞭一眼,評論著實不少,受寵若驚之餘一路寫瞭下去。寫的過程中結識瞭很多從陌生變得熟識的讀者,有些甚至因為脾氣、志趣相投成瞭摯友,這對於我來說至今仍是天大的收獲。
  當時帖子的人氣還算可以,所以每天就有很多追帖的人各種催促,天涯上找不到我就找到瞭QQ上,QQ回應不及時就人肉。

  因為我是用原名寫的,帖子中的人物也都是用的原名,有些讀者甚至按圖索驥人肉到瞭我的很多朋友——馬蕓,牛志毅,蔡盼,華子……打探車慶陽的生死及下落。這使我覺得原本很好玩的事情變成瞭一種責任,對於閑雲野鶴慣瞭的我來說無疑成瞭一種壓力。

  由於我的生性懶散和當時很多外部因素,這個帖子就擱置瞭。挖瞭坑,沒填滿,現在想來還覺得愧對大夥厚愛。

  後來因為機緣巧合,《大學,我隻睡你一夜》的未完手稿被著名制片人張悅看到瞭,他約我到北京聊瞭兩次。兩次聊天,兩場茶,兩夜酒,我倆基本把這事兒定瞭——拍!
  從籌拍,到開機,到殺青,到首映,一路走來可謂悲欣交集,苦樂參半,也讓我切身的體悟到瞭影視人的艱辛、堅持與不易。

  在一塊摸爬滾打的過程中,也跟很多同路人結下瞭深厚的友誼——豪爽睿智的悅哥,影視圈老炮兒崔哥,新義安大佬哲哥,仗義疏財的傑哥,禦姐風范的菲菲,才華橫溢的小林,至情至性的小磊,《網影幫》創始人海戰兄弟,音樂唱作人蔣山老師,震歐導演,還有很多優秀的年輕演員……

  慶陽在此一並鞠躬致謝,感謝你們對電影的執著與摯愛,感謝你們讓慶陽的文字能以影像的方式得以重新呈現!更感謝天涯社區和這裡的每一個朋友,感謝你們的支持與包容,才有瞭慶陽的第一部自傳電影。

  影片上映的過程也可謂命運多舛,因為片名叫《大學隻睡一夜》,過審時出瞭問題。我好奇的問悅哥問題出在哪?悅哥說因為片名中有敏感詞匯“睡”。怕把小朋友帶壞瞭。

  我說都什麼詞匯敏感?悅哥說太多瞭,比如“上床”。我說上床有啥敏感的,誰睡覺不得上床?他說現在都得統一改成“上炕。”我說那南方根本沒有炕啊,怎麼上?

  悅哥說沒有也不行,沒有也得上。我說他們這規定太形而上瞭,人傢莫言《紅高粱》裡餘占鰲直接把九兒推倒在高粱地瞭,別說床瞭,炕都沒有,一點不耽誤人傢耍流氓。

  他們這是對文字的閹割,司馬遷被閹割瞭能整出本《史記》,《史記》被閹割瞭絕對成就不瞭一個太史公。一個“睡”就能把小朋友帶壞瞭?他媽小朋友認識的東瀛女優比我還多呢。

  悅哥笑瞭,說我說不過你,現在影視行業清理整頓呢,誰都沒轍,咱就按照他們的規矩整改吧。
  影片幾經刪改,片名也由以前的《大學隻睡一夜》改為瞭《哥們兒,別鬧!》,終於通過瞭審查,由“愛奇藝”獨傢上映。影片上映後反響和口碑還算相當不錯,好評率達到瞭百分之八十五以上。

  影片的主題曲由我很喜愛的,在《中國好歌曲》中脫穎而出的音樂唱作人蔣山老師作曲、演唱,我作詞,悅哥統籌,並邀請瞭國內、國際音樂界很多大咖擔綱制作(吉他手婁鑫磊,孫楠、李宇春、鳳凰傳奇演唱會吉他手,活躍於全國各大音樂節、好聲音、春晚等舞臺;鼓手貝貝老師,崔健樂隊首席鼓手;貝斯王磊,鮑傢街43號樂隊元老,蒼蠅、The Push、推樂隊貝斯手;弦樂中國愛樂樂團,代表作Eagles《加州旅館》,麥當娜《Madonna》……)。

  歌曲在全國KTV陸續上線,街頭巷尾偶有耳聞,強烈的滿足瞭我的虛榮心。(沒錯,我就是這麼虛榮而膚淺的人,嘿嘿)《大學,我隻睡你一夜》後續的網大、網劇、及院線電影也在有條不紊的推進中,大傢敬請期待!(沒錯,此段為廣告時間,哈哈哈)

  前段時間有朋友問我,說你的那部《大學,我隻睡你一夜》寫完瞭嗎?我說沒有,還是拍電影那半本。他說為啥不寫?我說不為啥,懶,自己幹買賣事兒也多,心力交瘁。他說你寫寫唄,時間就像女孩子的乳溝,擠一擠總還是有的。很多事懶著懶著就忘瞭,我覺得挺遺憾的。我記得你說過文學之於你是個夢想。

  他提到“夢想”兩個字的時候我的心著實為之一顫。隨著年齡增長,世事漸明,知道科學傢基本是傻子,企業傢多數是騙子。

  有些頓悟不需要危坐求禪定,通過練瑜伽、彈古琴、聞沉香、背《金剛經》來明心見性——見多瞭滿嘴跑火車、睜眼睛尿炕的主兒,你自然能分辨並愈加珍惜靠譜的人和事兒,此或曰閱歷。

  兒時的一些夢想基本分崩離析後,我仍然對文字保持著最初的敬畏與熱愛。

  文字可以上廟堂,可以通閨房,剛正不阿,無法無天。如果說人生不過是午後到黃昏的距離,茶涼言盡,月上柳梢,那麼文字就應該是這段距離的最好維度註腳。隻要能用心記錄下真相,無論情感或是事實,並且足夠清晰和坦誠,能容納一定情緒變化廣度的文字,都令我著迷。

  看我愣神兒,我那朋友問我,還寫不寫啊?我說寫,必須寫。他說寫啥?我說寫寫我想寫的東西,那些胸中腫脹想要表達的東西。都表達完瞭,也就沒有遺憾瞭。趁著疫情不讓出門,這次爭取把故事講完。天涯欠的債,咱還天涯還。

  野史說江郎才盡後,喝大酒,磕猛藥,過著吃喝嫖賭的幸福生活。我想我該拼搏的拼搏瞭,該表達的都表達瞭,就斥巨資蓋一豪華精神病院,哥幾個下半生就有著落瞭。餘下的時間混吃等死,不知老之將至,如此,甚好。


  

上一篇:-你-有-前-世-嗎-?-我-做-法-師-的-經-歷-。-

下一篇:-十-年-婚-姻-,-終-於-被-繼-子-搞-散-

推荐阅读
 |   |  11191台北市信義區龍江路30號  |  TEL02-209989091  |